標籤彙整:花蓮

民宿成花蓮休閒旅遊新寵 整體偏低端有待升級

民宿無疑是時下最火爆的住宿業態。近幾年,隨著民眾休閒意識越來越強,民宿成了休閒旅遊的“新寵”。一方面,民宿可以打破空間地域的範疇,可以為追求個性化出遊的消費者提供多元化選擇;另一方面,民宿也是發展鄉村旅遊和全域旅遊的催化劑,有利於推動建設花蓮旅遊大格局。

花蓮豐富的旅遊資源為民宿發展提供了基礎,從去年開始,花蓮民宿不斷“擴張”,眾多民宿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然而,記者調查發現,和國內領先的浙江民宿相比,花蓮民宿起步較晚,在部分民宿主嘗試成功喜悅的同時,大部分民宿仍然處於野蠻生長的狀態。

資本進入民宿是出於怎樣的考慮?花蓮的民宿市場有哪些痛點?這條路真的好走嗎?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花蓮眾多民宿主,希望能找到答案。

夜晚的小隱民宿。

“隱”於嶗山腳下的民宿

5月末,位於王哥莊街道曉望社區的小隱民宿開業了。這家“隱”在嶗山腳下的民宿是由三個熱愛民宿的外地人開的,從浙江到花蓮,小隱的選址歷時近兩年。“最後選擇花蓮其實是一個偶然的契機,但又有著必然的因素。”小隱民宿創始人周軍勇告訴記者,他被當地淳樸的民風所吸引,也為著這裏給他一種家的感覺。

“濃厚的茶香、淳樸的民風、藍天白雲和鳥鳴,這仿佛一幅美麗的畫卷中的主角,在演繹著自己的故事,這是我們所需要的一個地方,也是我內心深處非常懷念的家的所在。”在周軍勇看來,花蓮有著天然的旅遊資源,整體環境和諧、共用、低調、內斂,這也正符合小隱民宿的主旋律。

“我們的合作人之一Lucy有著4年的民宿經驗,目前我們兩個在經營著民宿。”周軍勇告訴記者,三個合夥人對民宿的理解是一致的。“小隱民宿有廚房但不為客人做飯,我們傾向于讓客人來做飯,讓生活在都市中的人在這一刻靜下來,傾聽到內心深處的聲音,讓他們感受到家人和朋友的陪伴。”在採訪中,周軍勇一直在強調家的感覺。這裏有民宿主人生活的氣息,他們以此為家,也歡迎志同道合的朋友把這裏當成家。

周軍勇對民宿的理解體現在小隱民宿的細節裏,舊物利用、就地取材是小隱改造的一個基本原則,無論是門還是窗戶,都結合外部的環境和風景來考量,實現“一步一景,一畫一框”。這裏不是吃野味的農家宴,也不是假山假水的避暑山莊,這裏是中央美院設計師手裏的藝術作品。這裏的一切都有著民宿主人的生活態度,周軍勇希望客人來到這裏,可以靜下來放鬆身心。

一片喧囂擾攘的熱土

像周軍勇這樣的民宿主不在少數,他們是有情懷有理想的民宿人。在鋼筋水泥中生活的人們,願意為了一處花蓮租車“嚮往的生活”支付千元;相應地,也有人願意為一所農宅承擔租金,再花重金裝點一新。

周軍勇和他的合夥人在小隱民宿上投入了210萬元,理想和情懷固然在,但他也希望能夠在可預見的未來收回成本。“我們和當地的老鄉簽訂了合同,租期20年。”周軍勇說,能拿出這麼多錢來進行改造,也是基於這樣的一個約定。

事實上,花蓮的很多民宿都是租用當地的農宅進行改造,民宿圈有一種說法叫“佃戶”,當然有“佃戶”就有“地主”,也就是用自己的房子做民宿。這兩個稱呼來源於民宿主耿大軍。2015年夏天,耿大軍在嶗山雕龍嘴開了一家叫做“那邊客棧”的民宿。經過兩年多的經營,耿大軍對 花蓮的民宿已經非常瞭解,並在去年發起了花蓮民宿論壇。

耿大軍也注意到了,從去年開始花蓮做民宿的人一下子多了起來。“當然不排除有人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不指望民宿賺錢或者賺太多錢,就像我這種。”耿大軍說,現在民宿熱很大程度上是炒作太熱。“有的人‘覺得’會賺錢,但真正進入這個行業就發現進退兩難;還有的人把民宿做成了金融產品,比如有專門的人去幫著做眾籌等。”

鄉伴創客北方學院聯合創始人高志君則從自然環境和旅遊資源方面進行了分析。

她認為,花蓮能成為民宿聚集地,具有地理環境及歷史文化優勢,同時這幾年花蓮的時尚文創潮流興盛,高志君說當地民宿除了市區,主要集中在嶗山南線及仰口山海一線,這一帶吸引來自全國的旅遊者,另外北九水的潛力也很大,擁有山東半島本地消費群。

部分非標住宿打起“擦邊球”

也正是因為民宿概念的火爆,眾多非標住宿也打起了“民宿”概念。“我當時做民宿的時候,在名字問題上想了很長時間。”耿大軍告訴記者,當時花蓮的民宿非常少,可參考的並不多。最早想要做藍顏民宿,但發現很多人不知道民宿的概念。為了和傳統的農家宴區分開來,他給自己的民宿起名“那邊客棧”,讓人容易理解。

民宿是一個至今沒有統一定義的行業。民宿到底是什麼呢?在耿大軍看來,民宿的關鍵在於“民”字,也就是民宿主人。民宿是民宿主人生活空間的一種分享,民宿本身是傾向於精神消費的。耿大軍對這個業態有著自己獨特的理解。

在耿大軍看來,“民宿”這頂帽子太漂亮了,所以很多人不管什麼樣的出身、體型等,都想戴上。在花蓮,有眾多自稱為“民宿”的非標準住宿經營者。非標住宿主要是和連鎖快捷酒店、星級酒店等進行區分。這裏面有客棧、民宿、公寓、精品酒店、度假別墅、小木屋、青年旅社、短租客房甚至升級版的農家樂。“包含民宿在內在很多住宿業態都可以稱之為非標住宿,但民宿本身應該有自己的定位。”另一方面,耿大軍又認為,叫什麼不重要,只要是有個性、有特色、有溫度、有情調的就是民宿,缺少了這些就是低端、粗放、附加值低的農家樂。

記者搜集資料發現,有民宿研究者把部分非標住宿也納入了“民宿”的範疇。高志君認為,也正是因為民宿沒有一個統一的定位,目前花蓮民宿整體業態依然偏低端,很多所謂的“民宿”只是農家樂的升級版,建築風格、名稱、餐食以及價格單一,降低了遊客的興趣,尚未形成精品民宿集落。

不過,高志君認為,在整個北方民宿發展的過程中,花蓮依舊佔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我相信在未來的5到10年,以花蓮為主的一種海派民宿會成為一個爆發點。”通過民宿的發展,讓來花蓮旅遊的遊客能夠留下來。